首页 健康频道 医患维权 正文

北京友谊医院发生医患纠纷:老人住院疑遭误诊

字号: 2014-02-11 10:54 来源:四川热线 我要评论(0)

据经济之声《天天315》报道,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近日发生了一起医患纠纷事件。八旬老人住院100天花费160万元,最后不幸去世。患者家属怀疑医院漏诊误诊,救治不当。面对质疑,院方先行赔付八万后又想推卸责任。

患者家属在老人离世后的半年时间里,多次找过院方领导,写过书面举证材料,希望医院查明主治医师是否存在误诊漏诊行为,院方却不再做任何回应,态度耐人寻味,这是心虚还是漠视他人生命?或者医院根本就不存在漏诊、误诊情况?

老人送院100天后离世 家属质疑医院严重漏诊误诊

北京市民张先生近日向记者反映:他的母亲患有高血压,今年2月15日,因为血压稍高住进了地处北京的三级甲等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100天后慈母离世。

老人的家属们认为,老人虽然85岁了,但没有致命的恶性疾病,怎么会在短短100天内病情就恶化到了无法救治的程度?更何况花的钱一点也不少?

在这之后,张先生和老人的其他家属向院方提出质疑并申请封存了病历。张先生说,后来他们在核查病历时发现,医院可能在诊疗过程中存在严重漏诊误诊,这有可能是导致患者病情加重直至死亡的主要原因。

第三方资深医生鉴定:医院应承担全部责任

张先生告诉记者,得出医院可能存在严重漏诊误诊过错的结论,他们并不是凭空想象的。当时封存病历后,他专门拿着病历的复印件找到了一位资深医生帮助分析老人的死因。这位医生后来还帮助他写了书面举证材料。

这位医生认为,医院对患者离子紊乱、酸碱失衡存在严重漏误诊,导致患者从入院时的“中度低钠低氯血症”转为“重度低钠低氯血症”,从而导致病人昏迷。医院在患者的诊疗过程中存在严重的漏误诊过错,这种严重不负责任的医疗过错与患者死亡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所以,患者的死亡,医院应承担全部责任。

那位资深医生说,漏诊误诊的情况,从2月16日的患者医嘱单和护理单上可以看出,比如“血钠129.1mol/L,血氯91.21mol/L”,都低于正常值。这一点只要医务人员看过化验单都应该引起重视,可是医院仍然给予纳催离排钠并低盐饮食,使患者低钠低氯血症进一步加重。可见医院的医务人员根本就没有看过患者的化验单,或者看过化验单却根本没有进行相应处理。

直到2月25日,医院方面才发现患者出现嗜睡,这是低钠性脑水肿所致;3月17号的头部CT可以证实,并再次复查生化才发现血钠114.5 mol/L、血氯76.6 mol/L,发展到重度低钠低氯血症合并呼吸性酸中毒,血钠最低到113.5 mol/L,患者已出现昏迷,才开始给予治疗。

张先生找到的那位资深医生说,重度低钠低氯血症合并呼吸性酸中毒对于人的打击和损害之大,作为大型三级甲等医院的医务人员不应该不知道,更何况对于一个84岁的老年人来说,这样的打击和损害是致命的。这位医生认为,这都是医院的各级医务人员对的患者的极端不负责任,导致患者的病情由中度低钠低氯血症转为重度低钠低氯血症,由低氧血症转为呼吸性酸中毒,进而插管上机、肺部感染、昏迷等一系列并发症,最终导致死亡。

医院赔款8万元后推卸责任否认漏诊误诊

张先生说,面对家属的质疑,医院的态度也耐人寻味。6月底,医院让ICU科对家属做出八万元的经济补偿,指明是弥补在ICU治疗期间的过失;老人的家属当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还是坚持要求医院能够客观公正回应,在患者诊疗的过程中医院是否存在严重的漏误诊过错,是不是应该道歉等问题。

这时,他们发现,医院的态度发生转变,改口说死因是重症肺炎,然后在没有进行医疗鉴定的情况下就称医院没有任何责任。在这之后,再没有给予患者家属任何新的回复。

张先生曾给医院领导递交过一份书面举证材料,里面的内容很详细。他说,医院如果认为自己没有责任或患者家属表述的事实不属实,可以用同样的方式解释清楚,和他一样举证说明老人死因,让双方有一个判断对错的依据也好。

主治医生收受家属数万元财物 推荐自费药超50万

张先生还提到一件事,他也想向医院核实清楚,但医院也同样没有回复,就是老人住院100天花费竟高达160万,其中医生推荐自费药就超过50万。为什么要使用这么多的自费药,而且全是抗生素?医生是否只为从中牟利?

现在,除了希望医院能够尽快客观公正回应自己的质疑外,还有一件事让张先生耿耿于怀,那就是主治医生到现在也没有主动找他沟通,解释清楚治疗过程中是否存在漏误诊过错。

据张先生介绍,大约在今年2月1日前后,患者家属在医院门诊碰见主治医生李虹伟,告知母亲最近血压不稳。当时李医生表示可以乘着节日期间病人少,住院治疗,并提出住院期间要给护士一些钱物,大约几千元。然后李医生就把患者家属随身携带的一张价值3000元加油卡和两本邮册、4块熊猫金币一并拿走,总数价值大约在几万元。张先生后来也向医院反映了相关情况,希望院方领导能够在调查清楚事实真相后,返还所有物品和现金。

张先生向记者提供了部分录音证据。从其中的一段录音中,我们可以清晰地听到,北京友谊医院的纪委书记张书记告诉张先生,李医生承认接收过物品,但院方认为,油卡和金币不是钞票,不算现金,认定李医生没有收受过现金。

张先生到现在还没有收到返还的钱物。本周三,他又到医院找李医生,想要继续追问治疗过程中是否存在漏误诊过错等问题。为了一探究竟,记者也以患者家属的身份一同前往。结果到了医院见到李医生后,对方只:“我只谈一点,关于医疗上的问题,我们的客服服务部已经正式介入这件事情了。关于其他的问题,我们的纪检也正式介入,所以我在个人不对你们发表任何的…我今天只说到此……”,剩下的时间都是张先生在质疑和追问。

大约半小时后,由于李医生一直沉默不语,我们的记者陪着患者家属,不得不跟着医院客服中心的工作人员,到医患办寻求解决办法。

医患办工作人员说,院方本来是想赔钱了事,结果反而激怒了患者家属。她们建议张先生和医院一同找第三方出面来解决问题。

专家:8万元赔偿金证明医院理亏 主治医生涉嫌违法

公道自在人心,相信业内人士对这一事件究竟孰是孰非,已经有了一个基本判断。那么医院到底该不该负全责?找第三方出面又能否公正的处理好这起医疗纠纷?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吴永强认为,医患纠纷一直是社会上的焦点,也是影响当前社会和谐的重大问题,这方面所报道出来的极端恶性的事例此起彼伏。以上医院在态度上首先缺乏坦率、客观公正的态度,既然已经先行赔付了8万块钱,就有理亏的地方了。另外,对于患者家属来讲,在整个的医患纠纷事件中处于弱势的状态。当前医患纠纷众多案例当中,医院要不就是推诿,踢皮球,要不就是拖延时间,这都是对生命的漠视。

针对医院支付给患者的8万元赔偿金,北京潮阳律师事务所邵桐律师认为,医院对这8万元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只能表示院方认为自身肯定存在医疗过错,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它只是给患者家属的精神上的、安抚性的赔偿,但是并不代表这8万块钱就足以赔偿患者死亡给家属造成的其他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上的赔偿。

而针对案例中主治医生收受家属财物,邵律师表示,根据《职业医师法》第37条的规定,医师在职业活动中,利用职务之便索取、非法收受患者财务或者谋取其他不正当利益的应当给予警告,甚至是责令停止6个月的职业活动,情节严重的还要吊销职业医师的资格证书。从法律的规定上看,不管是现金还是其他的财务,只要收取了,就是一种非法的活动,就应当得到法律的制裁。

医患办工作人员建议家属找第三方鉴定,据邵律师解释,第三方鉴定机构可以为两种:第一种,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医患双方如果就医疗事故存在争议,应当向医疗机构所在地的卫生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另外一种是法院是根据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结论来裁判双方之间是否存在医患纠纷,以及医疗机构是否要在医疗事故当中承担什么样的赔偿责任?以及赔偿多少?

Tags:北京友谊医院 纠纷 老人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今日热点

    四川首发网络文化产业发展报告 全省网民已达2229万
    首届四川暨成都网络文化嘉年华今天在成都盛大启动。在启动仪式上 [详情]
    华意竞购西班牙压缩机资产
    华意压缩(000404,股吧)近日公告,西班牙巴塞罗那第三商业法院正 [详情]